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欢迎您!
1913
130

天然气须重视与能源系统协同发展

来源:许江风 《 中国能源报 》( 2021年01月18日 第 28 版) 发布时间:2021-01-21

天然气作为优质低碳化石能源,应如何与现有能源系统有效协同,如何主动与以可再生能源为主要发展方向的未来能源系统形成战略协同,中国天然气未来战略发展空间与发展路径又将是什么样?这些都是值得天然气产业链工作者认真思考的重大战略问题。

  须与现有存量能源系统有效协同

  中国在四十多年的高速发展过程中,能源消费总量与能耗强度一直居高不下,从而打造出高污染的、以传统化石能源——煤炭、石油为主的强大能源系统。目前,中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煤炭消费已基本达峰,石油消费也将很快达峰,中国已对全世界作出“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庄严承诺,这意味着以煤炭、石油为主的传统化石能源系统时代将逐渐走下坡路。天然气作为只有一个碳、四个氢的优质低碳化石能源,将逐步替代煤炭作为燃料,部分替代成品油作为动力燃料,这是中国存量能源系统向未来能源系统过渡的必经过程,要求天然气必须加强与存量能源系统的有效协同,且要维持相当长一段时间。

  目前,我国用气冬夏季峰谷差巨大,天然气在逐步取代燃煤和燃油过程中,需要确保足够气源供应,而且气价在合理价差范围内波动,这应该是对天然气有效协同存量能源系统的基本诉求,否则将严重打击煤改气、油改气的信心和决心。 

  那么,天然气应如何与存量能源系统有效协同?核心就在于确保拥有足够强大的调峰能力,避免气价剧烈波动,这就是我国近两年一直强调的天然气产供储销协调发展。这里“储”是核心,只有做好天然气战略储备这篇大文章,才能很好应对季节性用气波动、地缘政治风云变化以致进口突然受阻等各种不可控因素造成的气源稳定供应保障难度加大。

  地下储气库、LNG大型接收站的大规模LNG 储罐群是主要的天然气存储方式。为保证天然气存储设施基本盈利,吸引更多资本投资天然气仓储设施,建议国家将地下储气库垫底气作为国家战略物资储备,适度低买高卖经营,既可以作为国家平抑气价的手段,也可以获得一定盈利。

  须与未来能源系统高度战略协同

  绿色低碳发展已成为当下全球性国家意志与全民共识。中国单位平方千米人口密度远低于北欧和日本,大力发展本土风电、光伏、水电等可再生能源将成为必然选择。但要认识到,随着可再生能源利用规模逐步扩大,因电力生产与需求波动同时存在而产生的供需难以高效协同矛盾,将愈发凸显。

  电力是未来能源系统的核心,电气化是未来能源主要发展方向,在这种情况下,保证电力安全对于每座城市乃至整个中国能源系统的重要性将愈发凸显。

  天然气与未来能源系统战略协同的关键就是要确保电力供应安全,因此位于城市负荷中心的燃气调峰气电厂应得到较大发展。以挪威为例,该国一个调峰气电厂每年发电小时数只有218小时。

  中国也需要转换调峰气电的发展理念,不要再以发电小时数论英雄,而是在保证电力安全的前提下,发电小时数越少越好,但要保证调峰气电厂的基本盈利,在此基础上,将更多市场份额留给波动性强的可再生能源电力。

  发展空间须与路径科学协同

  天然气作为灵活性好的低碳优质化石能源,不仅要逐步替代煤炭、部分替代成品油、助力可再生能源健康可持续发展,还要适时为可再生能源发展与节能让出市场份额,最为关键是保证整个能源系统特别是电力系统安全,可谓责任重大。

  建筑节能与提高能效、可再生能源、智能化综合能源服务是未来能源发展的主要方向,天然气切忌单独冒进、过度发展,特别是在某一个大城市,天然气发展一定要要把握好度,不要越位。

  天然气再干净也是化石能源,燃烧需要消耗氧气,排出二氧化碳和氮氧化物。对城市而言,还需要大力发展建筑节能、提高能效,如新建筑发展被动式建筑、既有建筑开展节能改造,以及余热利用,地源热泵、空气源热泵、地热、光热与热储,以及住与行的深度电气化等,多种不需要燃烧的能源供应方式满足老百姓用能需求。

  毫无疑问,能源革命将促使城市因地制宜打造各具特色的集成节能、绿色、智能化综合能源服务系统。在此背景下,天然气要把握好自己的发展方向和路径,发挥好未来能源系统的“助手”角色,而非“主力军”。

  若过度发展,天然气必将同样面临去产能、基础设施利用率大幅度下降,以及盈利堪忧的被动局面。特别是在城市化基本完成,中国“碳中和”战略强劲推进过程中,重化工业大幅退坡,对化石能源需求大幅度下降,天然气更须审时度势,找准定位。

1913
130